夜花

目前廚凹凸
ALL金大好/
啥cp都吃噠

【密不可分】

跟搞事大佬搞事写出来的雷金哨向文
全程刀片注意!!
————————
他失去了他的向导,在他精神连结断掉的那一刻,他接收到了一个讯息,
〝替我好好活下去〞
爆炸的那一瞬间,雷狮感受到胸口剧烈的疼痛。
「金!!!」没有人能够安抚这个首席哨兵。
他的向导,在那爆炸的中心点,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失去了理智,引起这爆炸的主谋还好好的站在他面前,
一个瞬间,雷狮抽出配在腰间的短刃,那是金送给他的防身武器,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只有一眨眼,周遭的次席哨兵一个个倒下,一个个受到致命伤。
「金,金,金,金。」一遍遍的呼喊着,却再也没有人答复。
随着那样的呼喊,失去理智的雷狮忽然想起了以前的回忆。
『雷狮!你没事吧?!』慌张的声音。
『这不公平,再一次!』不服气的声音。
有如幻听般的,他听到了最后、金这么说了:
『雷狮,一起回家吧!』对着自己伸出了手,然后露出了那样灿烂的微笑。
「……啊。」雷狮在晕倒前,这么回应了。
我马上就去找你,金。
————没有了你,我的世界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分隔线——————
在那场爆炸中,他还能留下生命,根本就是奇蹟。
但是在他清醒后,他却忘记了全部的事情。
包括他是个向导,还有他的哨兵。
伤势相当严重,他在营养仓中躺了一年才得以康复。
这段时间负责照顾他的,是一位名叫紫堂幻的末席哨兵。
看似懦弱的末席哨兵,其实也有强硬的一面。
例如强迫他吃青椒茄子之类的。
他很感激紫堂的照顾。
而在失去记忆后养伤的这段时间,他知道自己是个向导,而且也是一名有哨兵的向导。
他试着凝聚精神力,却什么都没发生,好像有什么东西阻塞了精神力。
一个废物向导,其他人是这么说的。
但是他总归是个向导,他回到了"塔",而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名首席哨兵。
穿着帝国的兵服,肩上挂着少将的徽章。
情绪狂躁的怒骂,他知道那是哨兵濒临狂化的象征。
有些疑惑他的向导怎么不在这里。
那紫眸透着思念,爱意,还有崩溃。
他感受到剧烈的心痛。
他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只是拐了弯,走向另一个信道。
「金。」对方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下意识的看过去。
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他。
_______
他不记得他,他也不记得,自己,曾经是他唯一的向导。
不管过了多久,都一样。
——————
他很在意、对方给自己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
可是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
越想越在意,直到他无意间的看到火堆。
反射性的退了一步。
现在的自己非常的怕火,紫堂幻说过那是之前的事故所产生的后遗症。
……火、爆炸……。
爆炸?脑中无意识的浮现了这两个字。
头有些剧烈疼痛了起来、心也是一样的。
『金!』疼痛越来越强烈,在极限的时候、脑中浮出了一个声音。
「!」睁大了蔚蓝色的双眸,他傻住了。
『金、金!』那人声嘶力竭的大吼着自己的名字,可自己却一直想不起来对方的身影。
『代替我活下去,雷狮。』最后,自己这么说着。
「……雷、狮……?」轻轻的说着这两个字,眼泪也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我想起来了!
下一秒,金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塔”。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个哨兵、那个哨兵是……!
第二次的见面,他已经泪流满面的看着依然崩溃的对方。
「……雷狮……?」稳住颤抖,用着温柔的声音喊出对方的名字。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抬头看了过去、深沉的紫眸瞬间有了一点光。
「金……?」喊出自己熟悉的名字,有些不敢相信。
那人再也忍不住,跑了过去抱住对方。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对不起……。」他自责,自责到底。
雷狮依然愣着,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伸出了双手确认对方是否就在自己身边。
随之、那位哨兵的眼泪掉落的抱紧了他唯一的向导。
——END——

评论(7)
热度(52)

© 夜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