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花

目前廚凹凸
ALL金大好/
啥cp都吃噠

【没能说出口的话】

*雷太现pa注意

*一方死亡有

*就是把刀(?

——————————

午休过后的下午时分,天气总是那样的舒服。

令人感到慵懒而没有多馀的精神力清醒。

不过……。

「你大哥?他没去找你?」疑问都语气如此说着,眼前的人点了点头。

安迷修叹气,自从他们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雷狮整个人都很不对劲。

「你觉得大哥……他会去哪里?」对方问道,就算他在怎么沉稳、只要遇到有关雷狮的事情也会显得特别谨慎和紧张。

安迷修偏头想了想,之后说:「你去高的地方看看、我觉得他会在那。」他知道的,雷狮心情不好都会往高处走。

卡米尔点了点头说句谢谢,正准备转身离开。

「啊、卡米尔你等等。」安迷修喊住了对方,并把伞拿给了他说道:「外头快下雨了,感冒就不好了、带着过去吧,还有……他现在应该是很难过的,好好陪着他吧。」

卡米尔一顿,之后难得的笑了笑说:「谢谢你,我会的。」并接过的离开。

『也难怪大哥多少有点笑容了。』他这么想。

关心他、帮助他,也是重义气的朋友。

——————————

卡米尔走到了天台,他看到了一人在喝啤酒的雷狮。

看起来是一如往常,但是在卡米尔眼中却不是那样。

是既心疼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那种感觉。

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

——非常讨厌。

——————————

喝着啤酒看向远方蔚蓝的天空,不知为何、雷狮感到有些空虚。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是知道他的病情的时候?是开始相互都不说话的时候?还是……。

雷狮摇了摇头,他不再去想,也不敢在想。

他只知道自己现在非常的后悔。

他后悔自己的放弃、自己的无力……即便这些事情是无可奈何。

这些都令他感到无力,但是最后悔的……是他连最重要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回过神来、才发现到天空下起了雨,而自己、也下雨了。

回忆一幕幕清晰无比,对雷狮来说、那都是痛。

雷狮狠狠的敲了桌子,哭喊:「自私的人到底是谁啊……!」

他不可能忘掉的,临死前的他跟雷狮努力的说出了:”我爱你……活、下去……。”

想到这样的划面,雷狮的心更痛了。

突然的,头上的雨停了。

说雷狮抬头一看,是自家弟弟在一旁给他撑伞。

卡米尔没有做什么,只是用着另一只手温柔的拍了拍雷狮,示意我在身边,想哭就哭吧。

雷狮瞬间哽咽,知道自己有这样习惯的人只有安迷修,卡米尔是去问他的吧。

一段时间后,雷狮止住了眼泪、而卡米尔一直都是陪伴着他的角色。

雷狮擦了擦泪,对着卡米尔说:「……对不起。」语气还带点嘶哑。

卡米尔摇了摇头,给了另外一把伞、两人撑着伞。

……我一样爱你,雷铭。

自始至终都是如此。

雷狮这么想却没有说出口。

因为这样的言语,已经永远都不会传达到了……。

那人的时间停下,这人的时间依旧继续运转。

——END?——


评论
热度(20)

© 夜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