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花

目前廚凹凸
ALL金大好/
啥cp都吃噠

【一眼认定10】

*此系列为先行all金后雷金系列。

*哨兵向导paro注意!

*多方cp有。

*准备好了吗?

*走囉!

──────────

「……唉啊?他猜到了。」布伦达说道。

「什么?」雷狮也随之一愣的问道。

布伦达微笑的说:「匕首。」

雷狮立刻明白了什么,又问:「你觉得他想到了什么?」

「谁知道呢?你先走吧。」布伦达回答。

雷狮啧了一声就离去了,才过没多久、少年已经出现。

「晚上好啊,金。」布伦达微笑的说道。

而金倒是一脸复杂,想了很久之后才下定决心的问了:「布伦达,我们是不是……。」

「在哪里见过。」谁知道金都还没说完就被抢先一步了。

金一愣,之后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一直……?」

布伦达浅浅一笑,之后说:「我是谁,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就在你看到了匕首之后。」

「!」金忽然头痛了起来,脑海中浮现的、是一幕幕的回忆,是那些他珍惜的、所爱的。

也是他不愿意和别人分享,收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

────如生命一般重要的回忆。

『我说过了吧?动我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小鬼,不准离开我身边。』

『这给你,只有你跟我才有的。』

────『活下去,金。』

回过神来,耳边有声音正在嗡嗡作响、头脑也不听指挥的正在痛着。

也发现自己的眼泪正在不停滑落。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生命最重要的那个人、愿意包容自己一切的那个人……。

他────!

布伦达只是笑了笑,只是上前温柔的拍了拍金的肩膀说道:「既然想起来,就快去找他吧?他在等你。」

之后就准备要把金带出了精神世界。

「!那、那我还能再见到你吗?」金一顿,之后赶紧说道。

布伦达也随之一愣,之后对他展露出了笑容说:「会的,一定会的。」

随着这句话,金的视线也逐渐模糊。

"一定会再见面的。"最后他是这么说的。

──────────

一醒来,发现是卡米尔再一旁。

「……卡米尔?」金有些不解对方为何在这里。

「……他们要我过来看看你,发现你睡得不是很好就守着了。」卡米尔慢了一拍,之后才缓缓说道。

金有些感动,于是微笑的说了声谢谢。

「明天,我可以去见见……雷狮吗?」金深呼吸了一下之后这么说道。

「!」卡米尔愣住了,说:「你……?」想起来了吗?

金只是笑着不作回答,卡米尔就当作是答案了。

「那,现在去吧?」卡米尔说道。

「咦?可是现在不是……?」金有些不解的问。

「没事的,走吧。」卡米尔说道。

金也点了点头的跟着对方出去了。

──────────

「怎么?不去阻止他们?」凯莉问道。

在金房间附近守卫的他们都没有人要上前阻止,就连那个嘉德罗斯也不例外。

「就算现在去了,也不会动摇金的决心。」格瑞说道。

安迷修也赞同他的说法,至于嘉德罗斯则是:「我们说好的,等到这件事情平息之后就会直接开战,没有任何理由。」

也就是说,嘉德罗斯他们已经作好了把雷狮打暴的准备了。

安迷修也只是苦笑,没打算阻止、也没打算参加这场争斗。

毕竟从一开始,他们就输了。

而他所要担心的事情就也烟消云散了。

──────────

金现在站再雷狮的病房面前有些犹豫不决。

他很害对方会不会就这么对着自己生气什么的。

一旁的卡米尔只是对着金拍了拍之后说一声没事了当作是安抚。

金点了点头回以一个微笑,并静静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叩叩"两声敲了门。

「进来。」而病房内的人这么说了。

下一秒金就连想都没想的"哗"的一声拉开了病房门。

「卡……!」雷狮本以为是卡米尔看了过去,并愣住了。

金关上了门,然后走到雷狮的旁边、这一段小距离他们什么话也都没说。

气氛有些尴尬,当金想要说:「对、!?」的时候却被雷狮给一把抱在怀里。

「你回来了……你回来见我了……。」虽然脸上表情不明显,但是金却听出了对方的哽咽。

金的心里也揪紧了,他回抱紧了对方。

眼泪又再度掉落,说道:「我回来了……。」

────「我回来见你了,雷狮……。」

───TBC───


评论(4)
热度(13)

© 夜花 | Powered by LOFTER